新闻短视频会不会就是那个突破口?

发布时间:2022-05-16来源:城市党报研究
新闻短视频的出土蔓延,给传统媒体提供了一种投身互联网大海百舸争流的良机,它创造了一个传统媒体转型的突破口。

图片

1


新闻短视频,是传统媒体转而全时传播、强化运动、滚动报道的一个新传播形式。

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新闻短视频报道都不受时间限制,可以在新闻发生的同时进行滚动或者全时空报道。

传统媒体内的记者编辑,受环境条件等羁绊,定时可以、全时则是很难甚至根本无法做到。

“新京报·我们视频·官方微博”、上海“梨视频”等,以短视频跟进新闻事件见长,它们均拥有粉丝1000万+、每日点击量100万+。

在国内几次重大突发事件报道过程中,新闻短视频突破了时空界限。

过去许多年来,传统媒体强调的新闻时效性基本是以天为计量单位的。

今天报道和明天报道,它的及时、迅捷得分就大相径庭。

这是受报纸出版时间的逐日更新,电视采编生产的复杂性,广播过去缺少轮播、插播、现场直播等一系列因素所制约的。

但是,现在新闻短视频介入竞争,彻底扭转了新闻信息时效性评判标准。

以小时、分钟,甚至秒为争抢的计量单位,已经成为众多媒体共识。

2


新闻短视频,是传统媒体展开全域传播、突破地理界限的一次崭新尝试。

很多年来,媒体按区域划分,报道按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画地为牢的现象非常严重。

这造成了不少重要新闻信息的传播阻隔,引起了一些不必要的消息封锁。

新闻短视频在传、发上的便利性和公民记者随拍报道的自由空间,导致了过去那些陈规陋习隐形墙阻碍不成。

传统媒体当然应该顺势利导,充分开掘新闻发生地特别是第一现场可能的采访拍摄资源,为我所用。

这样就可以将全国乃至世界尽收眼底,哪儿有重要新闻、哪儿有符合本媒体感兴趣的价值内容,传统媒体的触角和报道就应该、也可以拓展到哪里。

新华通讯社前几年就创立了“全球拍工作室”和“世界观工作室”,他们不但充分发挥遍布世界各国的本社专业记者积极性,还广泛使用所在国所在地媒体和其他报道资源,通过短视频发回很多突发事件新闻报道。

图片

3


新闻短视频,是传统媒体启动全速传播、与事件发生同期报道的一招妙棋。

电视台前期扛机采访奔波不易,特别是后期处理新闻素材,必须在非线性编辑平台上逐段、逐屏、逐句进行。

短视频拍摄并不非要5D或者BETACAM SX,单反、DV、智能手机都可以从速简单完成任务。

后期更可以通过模块化软件简单剪辑,大大缩短新闻生产过程中的时间损耗。

因此,它解决了过去新闻时效中最为关键的也最为艰难的时差问题、同步问题。

传统媒体的电视台可以出动电视直播车,但赶赴现场的时间消耗、配套采编设备及其必不可少的供电车等大经济投入等,也是任何新闻单位无法长期承担得起的。

现在的新闻短视频,时长一般在20秒至2分钟左右,1080P高清所占内存也就60至360M左右。

拍摄、传输、发表都非常简约方便,信息量、画质感都不差,因此,新闻事件可以以秒为单位、与媒体全速无缝衔接进行报道与传播。

2016年,被称之为“直播元年”。

国内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合计有300余家,共同造就了直播产业崛起的盛况,其中的短视频直播遍地开花。

通过现场短视频,人们同一时间看到这个感人的瞬间。

此前2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被拍到将手中的讲稿副本直接撕成了两半……

这个“驴象之争”的场景,世人也是在现场短视频中第一时间同步获知的。

4


新闻短视频,是传统媒体拉开全维传播,文字、声音、影像、动画、网页等多种媒体表现手段多维立体火力全开的一场实战。

传统媒体输在新媒体脚下的许多教训,其中重要一条是报道展现方式维度不够,要么单维、要么双维,难以做到将人们的听觉、视觉、触觉、形象等人们接受资讯的所有感官全部调动起来。

现在的新闻短视频,就是要突破报纸、广播、电视、杂志等传统媒体各自为政、画地为牢,对传统新闻传播模式进行重新解构。

短视频恰恰提供了所有新闻媒体变革中为我所用的一种轻量化多维传受报道形式,将所有传统传播和新型传播有效融合,刺激受众或用户的每一种感官。

在2019年全国“两会”报道中,长城新媒体集团设计开发的轻量化融媒体全平台移动直播设备“钢铁侠”,集成了多信道视频录制、广播级云台防抖、VR全景内容采集、实时无线网络传输、前后方即时连线调度等功能,在短视频采集发布、VR全景直播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时研发的订制化智能设备“长城直播眼镜”,实现了实时录制并全息化直播记者眼前的场景,在满足移动化直播节目生产需求的基础上,为广大用户提供了第一人称视角,将用户带入新闻现场,感受新闻发生、报道、反馈的全过程。

5


新闻短视频,是传统媒体试图全渠道传播,打通信息通道肠梗阻的一次掘进。

新闻单位长期固守自己的传播阵地,在计划经济和互联网移动网络面世之前,它们没有生存危机、没有开拓进取面向其他渠道的主动性、没有自我改造做大做强的积极性。

今天,它们不但守不住自己原有传播渠道的一亩三分地,甚至不时自问:我还能活几天?在这种窘迫情况下,只在原有视野范围内寻找突破口是没有出路的。

新闻短视频的兴盛,给传统媒体一个新生的启示,就是也到别人的渠道里面找米下锅。

只要有受众或者用户的地方,就是我传播的主战场。走在前列的传统媒体,已经尝试通过融合的广电网络、电信网络以及互联网络进行传播(三网融合),最终实现用户以电视、电脑、手机等多种终端均可完成信息的融合接收(三屏合一)

人不分族群、时不管早晚、地无论西东、有接收终端就能获得动态的可视可感新闻信息。

当5G实现万物互联以后,这种全媒体传播就会更加显现出它的巨大活力。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奥运会的报道,就曾实现广播信号同步网上直播,图文并茂、音视频同步多点互动直播报道新模式,尝试广播频率、门户网站、有线数字广播电视、手机广播电视、平面媒体五大终端的融合。

6


新闻短视频,是传统媒体力行全互动传播,变单向为双向交互的一种“螃蟹吃法”。

相对过去“传者本位”的媒体功能定位和传播思维定式,新闻短视频生产者除了通过精炼的报道内容传输影响,还通过受传对象的“红心”“评论”“消息”“打赏”“弹幕”“关注”“礼物”“转发”“粉丝”等许多接受反馈的方式,传达各种用户意见、感受、褒贬反馈。

它对传者的本作品内容生产制作及其价值观发展趋向均产生影响。同时也为新闻作品的社会影响力提供了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甚至可具体量化的评估方式。

新闻短视频交互如此便捷、亲密、广泛、可操作性强,对传统媒体根深蒂固的“我说你听”老大思维也产生了巨大的变革推动力。

新闻短视频为什么人报道、为什么对象传播,清晰可见。这对广大记者编辑转变世界观和采编作风都善莫大焉。

《人熊大战》入列全球点击率最高的10大网络短视频,3亿多人观看了这个惊心动魄的瞬间新闻。一名男子为了抢夺由杰里·韦斯特(John West)公司生产的鲑鱼,竟与一只大灰熊打了起来……仅仅全世界各地观者对这个极短视频所写下的留言评论,就足可以编成10本书。

7


新闻短视频更是传统媒体彰显社会责任,改造社交媒体信息容易失真、准确度不高的一个契机。

由于这种新闻的生产,实际上开创了一种众筹式采访、众包式编发崭新模式,并非传统媒体专业记者编辑所独家垄断。

因此,里面必然存在大量虚假失实、涉及公民隐私、报道中含有侮辱人格的语言图像音频等侵权问题。

有时候,它所引发的新闻纷争数量高发、处理棘手。

这其间,受过职业专业训练、有着新闻纪律约束管理的报纸、广播、电视、杂志记者编辑,应该掌握引导舆论的主动权,不仅自己用真实可靠的新闻报道取信于民,而且必须对短视频场域的报道漏洞、虚假构成积极主动展开批评揭露。

过去不入这个道,就无法及时准确掌握民间舆论场的新情况新动向。

现在,我们和社会大众同台竞技,可以更好地彰显主流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2020年武汉疫情延播全国,在抗疫形势最为严峻之时,各种谣言、特别是社交媒体上的短视频谣言成为滋生疫情恐慌的一大源头。

这些短视频既有来源不明的截图,也有所谓的真名真姓聊天记录,让公众真假莫辨。

一些权威媒体联合“丁香医生”、百家号、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等,纷纷开设辟谣专栏,也用短视频方式,快速缩短了从谣言采集到调查和公布辟谣信息的路程。

新闻短视频,正在成为中国各种媒体同台竞技的一种社会公用传播语态。


作者:
Copyright @ 2014 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 版权所有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7201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闽ICP备08011194
Addr:福建省福州市西环南路128号 Post:350004